2015年5月19日星期二

2015-5-19 难为



我的个性比较黑白分明,很少灰色地带。
处女加摩羯的结果,就是重条规、重原则。
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没有三或者其他。
所以,每一次我都是被很多人讨厌。
这一次协调同事祖儿要离职的事情,于公于私,让我真的陷入难关。

祖儿她很爱人事部这份工作,工作期间也常去上课充实自己。
每一次她上课回来,她都会把人事相关的东西带回,包括如何让公司的人事系统更齐全、新的条例和要求等。
当然,很多时候,她得到的回复都是比较负面的。

我们在去年年尾一起飞到古晋出席HRDF Conference,一起讨论各种人事事项、如何招聘人才、然后用才、育才和留才,谈什么是一个合格人力资源人员需要的、应具备的。
从那一次次的交流,我发现她是个很有想法也很清楚这个行业要求的人力资源人员,而且她也很努力的学习更多。
她也是个友善的人,所以各阶层的同事都能和她交流各种问题。
所以,因为我与祖儿的想法要求都很靠近,一次次的交流让我们的情谊很好,
当然,太过友善的她也是一些主管的出气筒。

此外,她觉得她的成长很有限,很多她的同学已经走得很远了,而她好像还是原地踏步。
拥有一个强势上司的她,也常常因此碰壁,甚至是语言上所受到的委屈。
在人力资源事情上没办法秉公处理,甚至黑白无法分清楚,造成了她很大的困扰。
种种因素下,她已经没有了能量。

一年多来,我和她谈了无数次,我是希望可以分享和开解,她说是对她的辅导。
我能做的是聆听,然后给她一些看法和建议,让她去尝试。
可惜因为个性和种种考量的关系,她不想和上司杠上,所以最后她还是选择退让。

这是她第二次交辞职信,也是最坚决的一次。
老板在这期间花了许多时间和心思去了解和谈,甚至想自己带领她,不假手于人,就是希望她留下,可惜还是功败垂成。

身为同事,我希望祖儿留下,因为她是一个称职的人力资源人员。
公司需要一个诚实,也能和员工交流,明白员工要求的人力资源人员。

身为朋友,我明白她的辛苦和难处,我希望她去休息一下,恢复元气,再回到人力资源这个领域继续奋斗。

人生不止一条路可以选择,而每一个选择,都带来不一样的结果。
祝福你,祖儿。

2015年5月18日星期一

2015-5-18 尽人事,安天命

尽人事,安天命。
但求无愧于心。

同事要离职,纷纷扰扰了两个月,今天还是确认了。
舍不得,也要舍得。

驾车回家的途中,心跳特别激烈。
回到家一测,怎么才57啊?
稍微休息一下再测,这次是117,对我来说比较正常的数字。

听着绿度母咒,对着自己的心脏和身体念对不起、请原谅我、谢谢你、我爱你。
真的,我没有好好照顾你。真的对不起。

2015-5-3 小薏那一餐妈妈的味道

小薏在中华巷卖猪肠粉,是大家最熟悉的事情。
林金城大哥组织了好几团的茨厂街深度食旅,小薏的猪肠粉是其中一个重点。
我们在茨厂街吃了小薏的猪肠粉,还有私房芋头糕,对她的手艺念念不忘。





她说找一天去她家,她煮她妈妈的味道给我们尝尝。
因为她要常常练习妈妈的味道,免得生疏了。


就这样,我们一团30多人到了小薏家做客。
一踏入小薏家,就看见双道彩虹桥的出现,标志这一天这一餐的特别。

一踏入门,就看见三张餐桌上早已摆放好78道食物。
一眼扫去,很多不认识的菜肴,好期待啊。


顺时针从青菜汤开始:
鱼滑菜心汤、鲩(读音huan)鱼豆腐、黄梨鸡、、芋头糕、粽子、姜鸡、鱼饼江鱼仔、南乳罗汉斋。中间是芋头扣肉。

带着相机和手机的朋友们一早就涌上去大拍特拍,也不需要主人家招待了。
食物就在相机和手机的侍候下,被不停摆动,直到记忆卡满载方才停歇。

这一次也有光明日报的记者和摄记跟随,当然要让他们先忙,先把工作完成。
也因此我们看到了小薏和丈夫情侣装的合照。


鲩鱼豆腐并非把鲩鱼肉酿入豆腐中,而是把豆腐和鲩鱼分别煎好,然后把豆腐摆好,再将鲩鱼块放上,接着淋上酱汁。

 
鱼滑菜心汤,用的是家里后院自己栽种的菜心,配搭鱼丸,煮成汤。
罗汉斋得加上南乳一起煮,里头还有白果红枣。




鱼饼江鱼仔,新鲜的组合,把炸好的鱼饼、江鱼仔、花生用蒜末、豆豉、辣椒炒一炒,好下饭。
 

小薏家的粽子是白色的,只有三种料:绿豆、肉和咸蛋。
在粽子中吃到栗子对他们家是很奇怪的事情。

吃着在小薏手中重新呈现的妈妈的味道,听着小薏的分享,看着小薏的照片集,觉得自己吃下去的是人生。
这一晚,真的很美丽。

2015-4-18 光良20周年


光良品冠在1995年以掌心这张专辑出道时,我正好下来吉隆坡,进入学院就读。
虽然不知道光良品冠是谁,歌曲好听吗,样子如何。
反正是第一个在我的学院学期前来学院开唱的,就支持吧。
那时候买的是卡带,朗朗上口的歌曲和旋律,让人不知厌倦的把卡带播了又播。



从此以后,开始注意娱乐版的光良品冠。
从那时起,只要是光良品冠的专辑,都会掏腰包买。
就一张又一张,到了光良品冠分手的那一张专辑,和,那一场告别演唱会。

他们各自单飞后,只买过一张品冠的专辑。
然后,就剩下在电台听见光良的新歌或者品冠的新歌的时候,才会再次怀念他们。
所以,光良这次举办全场RM9920周年演唱会,我并没有抢票。
后来还是出席了这一场演唱会,因为在槟城的小妹无法出席,所以把票寄了给我。



开满了两层楼的演唱会在715分就开场,很喜欢这个措施。
第一,不用看到很夜,特别是需要赶轻快铁的时候。
第二,可以听多一些歌曲,这一次就安哥两次,第二次还是光良自弹自唱。

光良的歌曲,最熟悉的当然是光良品冠时期的那些。
而这次的演唱会,他唱了很多那个时期的歌曲。
掌心、多心、伤心地铁、别人都说我们会分开等等。
他单飞后的歌曲,我只会那么几首。
所以,这一次的演唱会我大概能跟着唱个百分之六十吧。

每一个座位都有一个黄色的风车,那是光良给歌迷们的温暖。
光良给歌迷们满满惊喜和诚意,而歌迷则是回报以满满的创意和爱心。
演唱会中途,对着舞台的座位以红白纸张堆叠起一个爱心和一个光的字体。
歌迷们对光良的爱,就是爱光,就是这么一回事。

他在过去20年唱了许多好歌给大家,也树立许多榜样。
直率的他说,光良品冠本来就是注定单飞的。
不管单飞还是组合,我决定继续听光良,因为,欣赏他的才华和他的真。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